您的位置:丁城资讯>综合>佛山VS长沙 两座装备制造业大市的对话

佛山VS长沙 两座装备制造业大市的对话

2019-11-15 13:13:32 丁城资讯

依托装备制造业的优势和高铁红利,长沙工业经济不断崛起。图为兴邦重工厂。被调查的企业提供地图

长沙宁乡高科技工业园区,兴邦重工突破了由海外巨头垄断的全球最高自行曲臂高空作业平台,并收到欧美租赁公司的新订单。

在离这里不远的另一个工业园区,楚天科技在收购了拥有140年历史的德国罗曼科集团后,正在进行技术参数超过国内水平的药物测试。

三一重工的第18工厂被称为“中国最聪明的工厂”,所有环节都是自动化的。这家国内领先的工程机械企业再次引领智能制造时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长沙的一群企业站在了国内外产业竞争的前沿,展示了湖南商人的实力。背后是内陆城市长沙的崛起。

长沙依托中部崛起战略,扩大产业优势,开辟高铁时空格局,加强与珠江三角洲等经济发达地区的联系,将内陆区位转化为发展优势。佛山等珠三角城市最具特色的开放政策理念、先进的企业管理意识和进取精神也在中心城市长沙不断涌现。

回顾长沙的崛起,佛山和我国其他城市容易忽视但值得借鉴的因素是什么?

作者:吴新宁成雄

黑马的崛起

从工业复兴到经济反击

用三一重工总裁助理陈爽的话说,2018年是公司历史上最好的一年。今年,这家领先的工程机械企业的利润和现金流非常充足,并大幅增加。

但是七八年前,情况完全不同。2011年,受上一次金融危机余波的影响,加上风险控制水平有限、把握客户能力不足,三一重工在高速扩张的同时,遭遇业绩波动的经营挑战。

为了突破瓶颈,三一重工优化管理,精简人员,重塑投资战略。同时,三一重工在工业互联网的商业领域坚定地探索新的价值。经过一段困难时期,三一重工在结构和效率上有了新的飞跃。

事实上,三一重工的发展轨迹与长沙整个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轨迹不谋而合。受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步伐放缓、外部环境和宏观政策影响,长沙工程机械行业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放缓。三一重工等企业在技术和管理上进行了深刻的改革,不仅自救,而且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复苏。

伴随着支柱产业装备制造业的复苏及其一路走出低谷,长沙的经济总量出现反弹。

近年来,长沙已成为“黑马”的同义词。

这个原本普通的中央省会城市,在过去的10年里,其经济总量一路攀升,超过了之前计划单列的城市和副省级城市,甚至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万亿俱乐部,创造了惊人的增长率。

长沙的快速增长始于2006年。今年长沙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90.66亿元,比上年增长14.8%,比全国增长4.1个百分点,比全省增长2.7个百分点。

因此,经济的上升势头一直得到强调。一些人认为长沙是2005年至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十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460%。

2017年,长沙经济发展迎来了新的转折点,经济总量超过1万亿元,在中国排名第14位。2018年长沙国内生产总值为110033.41亿元,比2005年增长近1万亿元,相当于一个发达城市的经济总量。此时,长沙已经落后了许多明星城市和省会城市,包括无锡、福州、石家庄、郑州和济南。

总的来说,长沙多年来的工业经济面貌和发展轨迹与700公里外的佛山有些相似。21世纪初,佛山作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也是一匹黑马,在经济总量上超越了一些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和计划单列城市。佛山作为一个制造业城市,在设备制造领域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其装备制造业产值占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带的一半,工业母机制造业占1/5。

此外,佛山是全国县域经济的领头羊,顺德和南海经常名列中国百强县(区)的第一梯队。另一方面,长沙在县域经济上走在中西部地区的前列。中西部地区1000亿个县中,大部分来自长沙。

然而,在看似相似的区域工业经济特征背后,支撑发展的驱动力与城市发展的逻辑和模式完全不同。

开放时空模式

改写内陆城市与珠江三角洲的互动模式

以佛山为代表的珠江三角洲是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是“三来一补”贴牌生产蓬勃发展的典型地区之一。改革开放之初,佛山是港台企业和许多跨国公司制造业和转口贸易的大本营。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把这概括为“商店门面和工厂门面的新形式”。

此后,许多佛山企业通过吸收或嫁接外国技术,从外资企业背后的工厂发展成为独立的技术密集型合资企业。随着产权改革等改革的引领,佛山进一步掀起了民营经济发展的浪潮,成为珠江三角洲重要的制造业基地——“世界工厂”。许多工厂都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劳动力和流向世界的各种商品,这在佛山很常见。

开放创新、发达的市场经济和充足的外来人口构成了包括佛山在内的珠江三角洲的发展道路。这种探索已被证明是近年来最具活力的区域发展道路之一。

长沙位于我国中部,是近年来内陆城市崛起的领头羊。

2004年,中部崛起战略被提出。中部六省,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被视为中国领土的支柱。他们开始把建设国家先进制造中心和新型的重点城市化地区作为战略定位,并走向崛起。

其中,长株潭城市群作为“两型社会”综合改革的试验区和中部六省城市群建设的先行者,一直站在发展的前沿。

高铁是长沙新机遇的最大助推器之一。京广线、沪昆线和刘恒线在此交汇,连接东西南北交通要道,带动技术、资本、人力资源等经济因素的流动,极大地改善了长沙的可达性,使长沙与佛山乃至整个珠江三角洲的联系更加紧密。

广州南站的高速铁路呼啸而过,长沙南站不到3小时就能到达。时空距离的缩短加速了劳动力的流动频率。过去,珠江三角洲涌入包括长沙在内的大量湖南劳动力,上演了“孔雀东南飞”的一幕。然而,随着长沙的区位优势和城市的进一步发展,许多在珠三角市场经济前沿受训的长沙人纷纷回到家乡工作或创业,形成了珠三角新的知识溢出。

「我们近三分之一的雇员曾在珠江三角洲工作,有些甚至是中层雇员。例如,我们的一位商务部长在珠江三角洲工作了10多年。”国内领先的高空作业设备企业湖南兴邦重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郭亮表示。

在过去的两年里,长沙城市竞争力的提升和低成本优势的保持使得本地人才回流现象更加频繁。孔雀开始飞回来了。据刘郭亮介绍,最近企业本地人才回流明显,尤其是30-40岁、工作7-8年的人才。与沿海地区相比,长沙的生活成本不高,工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与此同时,有着深厚工业和金融基础的珠江三角洲,仍然存在着对内陆城市长沙的重大工业和资本溢出。「珠江三角洲拥有完整的制造业和发达的风险投资。我们的许多原材料供应商来自佛山,一些投资者来自广州和深圳。”刘郭亮说道。

宏观战略规划促进了产业和交通的升级,深化了长沙与佛山等珠三角城市的互动,改变了长沙的空间发展格局。“黑马”在长沙区域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进一步加强。

2019年6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战略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年度比较报告》显示,长沙都市圈的竞争力在过去两年中在全国各大城市中大幅提升。

长沙的新优势

湖南商人突破打造实体经济高地

长沙地处内陆,在城市实力不断增强的同时,涌现出一批勇于在新领域创造新价值的企业。这种决心和大胆变革的精神曾经在珠三角企业家中很常见,现在也成了这些工业领域“湘军”的标签。佛山企业甚至可以借鉴这些企业的许多新特点。

许红霞、郭亮离开国有企业,创办兴邦重工已经11年了。兴邦重工所在的高空作业设备行业是一个蓝海产业,国内市场年均增长30%,但长期被欧美企业垄断。这个行业散发着诱惑,充满未知。几年前,有许多国内工程机械企业渴望尝试,甚至一些巨头,但很少有人真正进入。然而,兴邦重工是湖南乃至全国的第一个“展示者”。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自行曲臂高空作业平台来自这个年轻的长沙民营企业。然而,随着撬开国际市场的成功和国内市场的快速发展,兴邦重工的销售额在两年内增长了两倍。

老牌装备制造企业三一重工刚刚走出一个艰难的周期,兴邦重工就以决心和决心冲进了一个高速增长的市场。然而,即使在非常困难的经营条件下,三一重工还是咬紧牙关,坚持大胆投资智能制造,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一项新业务——“根”工业互联网。

这个开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为许多企业的生产力做出了贡献,极大地提高了三一重工的生产效率。宁乡三一起重机厂2011年生产了60多亿元人民币,员工超过7000人。2018年,3000多人生产了108亿元人民币。

象商的拼搏和尝试伴随着对品质的坚定追求。2015年,长沙制药设备企业楚天科技曾向工匠提供股权激励。在435项股权激励措施中,60%以上是一线员工,31%是技术工人。该公司还派遣了50多名一线蓝领工人到德国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培训。这种对一线员工投资质量的重视在私营企业中很少见。

一方面是企业的远见卓识,另一方面是过去两年政府官员的开放和区域经济规划的雄心壮志。

“我认为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归根结底是以质量为重的改革。如果你有素质,你会留下来;如果你没有素质,你就会被淘汰。”长沙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谭小平从宏观角度强调了质量对长沙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性。

他说,在过去两年里,长沙的高质量发展应该始终突出实体经济的发展,智能制造和设备制造是重中之重。

然而,政府也通过更大的努力和更系统的设计来推动长沙重点产业的发展。2017年,长沙提出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到2020年组建530家市级智能制造示范企业(示范车间)。

与此同时,长沙还计划建设一个世界级的中长期装备制造和工程机械博览会,结合资源和技术力量建设世界最大的工业园区。

为了聚集最佳企业资源,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产业集群,长沙梳理了22条产业链,市委、市政府22位领导带领一条产业链培育和发展。这些产业链被仔细划分,包括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兴产业。

如何升级与珠三角沿海地区的对接,继续深入挖掘互动红利,也是长沙下一步的战略重点。「我们非常关注泛珠三角的发展,以及粤港澳台的大湾区建设。目前,长港高速铁路已经开通,两列高速列车之间的最快距离为3小时14分钟。我们与广东、香港和澳门是一个共同体,未来我们的融合将更加紧密。”谭小平说。

■样本

“湘军”的启示;

制造业如何辐射出新的创业热情?

"如何把握企业快速发展的节奏?"这是湖南兴邦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邦重工”)常务副总经理黄细花最近经常考虑的一个问题。广东一枝米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枝米”)总经理甄容晖认为,许多佛山企业已经经历了兴邦重工等长沙企业的阶段,目前正面临新的问题。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兴邦重工和益智米,虽然一个属于工程机械,另一个属于注塑机械,都是设备制造行业,生产都是“大家伙”。目前,益智米已在创业板上市,兴邦重工也在该市场进行了多轮融资。

在长沙,甄容晖分享了易志美的经历,也受到了长沙企业家创业热情的感染。作为一名在佛山制造业工作多年的“老手”,甄容晖发现,在各种因素的交互影响下,佛山本土企业家在制造业投资创业的空间仍然更大。

“孔雀独自飞翔”资源不再单向流动

改革开放以来,佛山不仅在“孔雀东南飞”的浪潮下吸引了内地省份的人才。由于与香港的地理和血缘关系,佛山也吸引了大量来自香港的企业家和人才,“孔雀飞西北”。甄容晖是时代潮流中北上佛山的人之一。

1986年,佛山振德机械有限公司成立。甄容晖今年加入了振德机械的投资者香港振雄机械。三年后,他被派往佛山担任镇德公司总经理,直到2001年。十多年来,振德机械从一家不知名的小工厂发展成为世界知名的注塑机制造商。甄容晖还见证了佛山家电走向世界和佛山装备制造业的崛起。

离开振德机械后,振容晖搬到宜芝米成为商业伙伴。甄容晖推动易志美完成对北美hpm集团的收购,使易志美成为世界知名企业。

正如益智米、振德机械等企业的发展一样,佛山装备制造业的崛起离不开珠三角的区位。今天,长沙有着相似的地理位置。十年前,京广高速铁路在武汉开通。一年前,广深港高速铁路开通。可以说,香港也进入了长沙的“三小时经济圈”。一些佛山企业家叹息道:“投资长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相比之下,佛山的区位优势日益不明显。这也反映在人才流动的方向上。正如兴邦重工董事长刘郭亮所言,该公司有许多30出头的新员工,他们从珠江三角洲来到长沙,拥有七八年的工作经验。

在长沙市委和统战部部长谭小平看来,人才等资源不再单向流动。

同一个制造业,不同的企业家

"他们和我们一样在制造,只是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参观了兴邦重工和楚天科技这两家本地企业后,容晖意识到佛山制造业的本地企业家越来越少。他的许多熟悉的同事从其他地方来到佛山。目睹香港制造业的转变后,他亦表达了加快佛山发展的期望。

在楚天科技,甄容晖看到了敢于对企业进行深刻变革的企业家。"当楚天科技董事长谈到研究华为时,我感觉非常好."甄容晖说,“我们也访问过华为,听到华为高层谈论变革。我还没听说佛山有几家企业敢做出这样的改变,并向流程导向和组织深度转变。”他说,要对企业做出深刻的改变,需要很大的热情、勇气和毅力。

在企业家思想和态度变化的背后,包括土地和人力资源在内的外部环境的变化是不可或缺的。今年7月5日,易志米成功赢得顺德乌沙工业园区的地块,并将打造高端智能设备工业园区。在珠江三角洲工业用地日益紧张的大格局下,宜芝努力争取新的发展空间。

由于佛山工业起步较早,很多地方已经建成工业区,新增建设用地少,现有土地改造困难,亦志米感到空间约束不小。"楚天科技现在有400亩,据说已经规划了1000亩."甄容晖说道。

■观点

长沙市委、统战部部长谭小平:

如果你有素质,你会留下来;如果你没有素质,你将被淘汰。

从珠江三角洲开始,长沙,中国中部的一个重要制造业城市,可以在3小时内到达高速铁路。这种“工程机械之都”近年来加快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成为重要的智能制造基地。随着交通运输与珠江三角洲的融合,长沙制造业的发展在商业环境和人才环境方面与珠江三角洲的联系更加紧密。

"我个人认为长沙也在珠江三角洲的范围内."长沙市委、统战部部长谭小平与“质量革命”研究小组进行了深入对话。谭小平曾带领企业家到佛山学习,他对佛山、广东、香港和澳门都很友好。「我们有向珠江三角洲和佛山学习的传统。现在我们是一个社区。”

工匠精神和企业管理改革是质量革命的基本要素。

前年,长沙成为少数几个进入国内生产总值“万亿俱乐部”的中心城市之一,并提出了“重新开始”的口号。"这不仅是一句口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场改革."谭小平说长沙过去注重速度,突破了万亿元大关。现在发展质量也在突飞猛进。长沙的做法符合“质量革命”。

信息化是谭小平质量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年来,长沙工程机械行业整体呈下降趋势。然而,在过去两年里,增长势头非常迅猛。“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智能互联网连接和工业互联网。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企业和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生产性服务的结合带来了非常高的附加值。”谭小平说,“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这些都是长沙的热门词汇。”

谭小平的灵感来自佛山通过工业设计提升传统制造业质量的经验。在他看来,工业设计也是质量革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长沙本身就有这样的基础。湖南大学的工业设计在全国各大学中处于领先水平。”谭小平希望通过工业设计,新技术和新文化可以被添加到传统制造业中。

实体经济应强调先进制造,先进制造应强调智能制造,现在智能制造应强调政府设备制造谭小平说,长沙正在通过优化产业集群和帮助企业进入市场来推动发展。

在企业微观层面,工匠精神的提升和企业管理的变革都是质量革命的必要因素。谭小平表示,包括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和三和智能在内的长沙所有企业都非常重视工匠精神。“快速服务、及时服务和全球服务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不能用传统服务来衡量。”他以服务为例。

“这是一项注重质量的改革。如果你有素质,你会留下来。如果你没有素质,你就会被淘汰。”谭小平说。

打造营商环境是一场压轴

1分钟极速赛车 天津11选5 秒速赛车购买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2元彩票

  • 上一篇:存在安全隐患 斯巴鲁、保时捷、奔驰召回部分车辆
  • 下一篇:新华诚信大使:滨州陈海华真诚服务打动客户
  • 栏目资讯
    英国义务教育从5岁开始,小学教育6年中学教育5年
    Copyright 2018-2019 bozined.com 丁城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