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丁城资讯>文化>王志庚X阿甲:中国也到了推动成年人读图画书的时间节点

王志庚X阿甲:中国也到了推动成年人读图画书的时间节点

2019-11-19 16:14:11 丁城资讯

北京新闻记者何安安写作

图画书只是儿童书籍吗?为什么成年人阅读图画书?如何通过阅读实现儿童的成长和自我成长?成年人读图画书是为了移动和解决一些问题吗?作为成年人,我们应该如何从书中的人物身上学习?什么样的图画书(

图画书

)是一本好图画书吗?

图画书的主要读者当然是孩子,父母和孩子一起阅读也是必要的。然而,除了两者之外,图画书也是适合成年人阅读的优秀书籍。《图画书的力量》的作者之一刘天邦多年来一直呼吁“成人也应该读图画书”。尤达·邦曾是日本纪实文学作家。在失去儿子后,他开始关注、学习和推广儿童图画书,然后提出“成人也应该读图画书”的主张。

在三部曲系列“成人也应该读图画书”——图画书感动成人、“在沙漠中遇见图画书”和“图画书的力量”中,刘天邦南先生向读者展示了图画书对成人的力量:治愈创伤、发现生命之美、找到真实的自我、与童年和儿童交谈...同时,他可以通过图画书更好地引导成年人理解和尊重孩子。

图画书的力量,(日本)刘天邦,王志庚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8月。

10月15日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魔象少儿图书馆和中信书店联合策划了一场“与内心儿童对话——关于图画书力量的新书阅读与分享会”,与“成人也应该读图画书”主题魔象少儿图书全国巡展合作。同时,这也是第四届北京十月文学月系列的活动之一。在分享会上,国家图书馆少儿图书馆馆长王志庚,《图画书感动成人》和《图画书的力量》的译者,以及红泥创始人、知名少儿阅读推广者阿甲,从刘天邦的男性故事入手,结合当前社会形势,共同探讨和讨论了图画书在图画书的真正力量等一系列问题上的价值。

王志庚(右)当场向读者展示了《骑马的女图书管理员》,这也是他最喜欢的图画书。

一生中有三次机会阅读图画书。

图画书只是儿童书籍吗?尤达·邦南(Yoda Bangnan)说,一个人一生中有三次机会阅读图画书:第一次是当一个人还是孩子的时候,第二次是当一个人是抚养孩子的父母的时候,第三次是当一个人正处于中年,面临衰老、痛苦和死亡的时候。我在哪里可以开始我的阅读之旅?图画书是个不错的选择。图画书的主要读者是儿童,但它们也是适合成人阅读的优秀书籍。图画书蕴含着深刻的含义,有丰富生活经验的成年人可以更深刻地理解。

从自己的生活经历开始——从儿子死后的图画书中得到安慰——刘天邦向成人讲述了图画书的意义:图画书是成人思考生活、调整心态和关爱儿童的滋养产品。王志庚说,尤达·邦(Yoda Bong)是日本非常著名的纪录片作家,因为家庭的变化——他的儿子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选择离开这个世界,这极大地触动了他,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摆脱痛苦。在参观书店时,尤达·邦南看到了一本书,他的儿子曾送给自己《小王子》作为礼物。这本书让他想起了他的儿子和现实社会中许多人面临的生活压力。当时日本和中国的情况相似。大多数人长大后不会读图画书,尤其是不会为自己读图画书或其他儿童文学作品。

尤达先生开始学习图画书后,许多人邀请他讲课。他还接触了心理学和其他相关领域。尤达邦南注意到,日本在进入老龄化社会和经济高速发展后,经历了一些现代社会疾病。我们如何有效地对待成人的精神世界?1998年,日本自杀人数比前一年增加了1000多人,此后每年都没有下降趋势。与此同时,由谋财害命和少年犯引发的恶性事件也层出不穷。“与战后没有食物、没有衣服、没有温暖和社会混乱的时期相比,今天的社会非常富裕,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自杀和恶性事件?”刘天邦男注意到了这背后的多重原因,然后提出重新获得人类精神的关注和治疗。

尤达邦南开始推动一件事:让成年人也开始阅读图画书(

图画书

).他开始到处讲课,在媒体上设立专栏,并通过书单影响成年人,因为他们也和他分享他们阅读图画书的故事,他也获得了许多新故事。慢慢地,尤达·邦南(Yoda Bangnan)深入参与日本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开始做翻译,发表公开演讲,推动话题讨论,并利用图画书来治疗社会上的一些心理问题。他将自己的作品整合成了三本书,即《移动成人的图画书》、《在沙漠中遇见图画书》和《图画书的力量》第一本书的日文原名是“当成人阅读图画书时流泪”,我把它翻译成了“图画书感动成人”在这三本书中,王志庚担任了其中两本的翻译。

刘天邦著《移动的成年人》(日本),王志庚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6月。

第一代图画书(图画书)的读者开始面临中年危机。

王志庚和阿甲在图画书上有很深的渊源,他们当场分享了第一次认识图画书的故事。1998年,王志庚第一次去日本,在那里他接触到了图画书(

图画书

),但他没有进行深入的理解和研究。直到十年前,他才成为一名父亲,与图画书有了密切的联系。为此,阿迦有着类似的经历——这也是中国许多家庭的共同经历,因为抚养孩子而开始接触图画书。

王志庚说图画书(

图画书

他们进入中国已经有十多年了。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原始图画书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第一代阅读图画书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第一代图画书(图画书)的读者开始面临一些中年危机,如家庭、工作或其他实际问题。我们的社会也已经发展到老龄化阶段。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精神世界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此,我认为中国也到了提倡成人阅读图画书的时候了。”

王志庚认为,在这十年的过程中,他也是一本图画书(

图画书

)阅读的受益者,“很难想象我会成为十多年前的我。那时,我基本上读专业书籍,人文社会科学(

书籍

),但现在我已经读过这样的书,更多的是儿童文学和图画书。我们这一代的孩子非常幸运,几乎可以和外国一起阅读这些优秀的图画书

图画书

).”王志庚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阅读图画书的行列,包括老师、母亲和高级白领。

其中,阿甲是第一批儿童读物读者,是这个行业的绝对元老和专家。“中国人开始重视儿童文学,重视图画书(

图画书

),这是一件好事。尽管图画书很薄很短,但它们的故事、文学性、艺术性和主题足以让成年人相互分享、表达他们的感受,甚至相互启发。它为对话、打开我们的内心世界、向孩子、陌生人和朋友学习提供了许多机会。”王志庚认为图画书(

图画书

)丰富更多成年人的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

迈克英语少儿图书馆常务董事兼高级编辑胡浩作为主持人参加了活动,他认为图画书作为一种特殊的出版形式,拥有非常广泛的阅读群体,“0到99(

)可以阅读。"

阿甲以亨利的作品为例。他钦佩这本书,并提到这本书在他自己家里非常特别。虽然这本书的简体中文版是今年才推出的,但由于工作原因,我女儿在五六岁的时候接触到了这本书的传统版本,每天在家给一只名叫亨利的狗读这本书。效果甚至比给女儿读好。这本书是基于亨利·大卫·梭罗的《瓦尔登湖》中真实的工作片段。通过图画书的方式,它展示了各种各样的概念,比如为什么人们想工作,为什么人们想呆在大自然中,等等。

亨利的作品,(美国)约翰逊(d b Johnson),刘洋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3月。

图画书是跨越国界的绝佳方式。

那么,在家阅读这件事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我们如何通过阅读来实现我们孩子和我们自己的成长?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自称是一本图画书(

图画书

(王志庚,一个严重“中毒”的人,有两种特殊的感觉。首先,当阅读时,父母经常觉得他们不如他们的孩子。孩子们可以从书中读到许多深刻的东西,他们的反馈往往超过成年人。第二,在阅读过程中,孩子们实际上读的是父母给他们读的书,而不是书本身,父母的感受会通过阅读传递给孩子们。王志庚认为图画书可以改变人,他是受益者。“图画书首先改变了我对教育的看法。作为成年人,我们如何从书中的人物身上学习?我被我父亲、母亲和老师在图画书里的行为所感动。”

成年人读图画书是为了感动和解决自己的问题吗?阿迦说:“图画书最感人的一点是,无论何时,它们都会给你一个温暖的结局。”阿加说,如果你读过安东尼布朗的任何一本书,你会感觉到超现实主义绘画的不同,并理解这种当代艺术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内心的智慧密切相关。它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大窗户,真正触及了我们的内心需求。

安东尼·布朗的图画书《大猩猩》。

阿甲提到,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完全按照美术教科书,根本不会画画。他的艺术分数每次都接近100%,因为老师只关心这幅画是否像。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阿甲将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绘画或理解艺术。阿佳说,读图画书给他一个机会再次拜访自己,回到孩子们身边。“现在我可以说我仍然知道一些艺术...图画书可以大大提高成年人的艺术修养。”

当然,图画书能带给我们更多。在缅因州东北部的一个地方,阿加发现“海边的早晨”无处不在

缅因州的一天早上

);在旧金山的缆车博物馆,“缆车五月柱”正在展出。

缅因州的一天早上。

阿甲发现,通过阅读这些图画书,一个人可以很快进入一个特定的环境,或者很快了解某个事物或某个地方,这是图画书的伟大功能之一。受启发,阿甲去年开始写一本关于中国最著名网球明星李娜的图画书。他希望孩子们能通过这本书快速了解李娜的成长经历和明星的诞生过程,让很多人能快速了解网球文化。阿佳认为图画书是未来跨越国界的绝佳方式,可以将各种元素与我们的生活联系起来。

作者何安安

俞雅琴主编

校对,翟永军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必博体育

  • 上一篇:Iron Studios推出希尔特工雕像,这脸我只能说尽力了
  • 下一篇:大美!河长上任两年了,“管片儿”现在变这样
  • 栏目资讯
    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8-2019 bozined.com 丁城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